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993904235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为什么现在有些人梦多?  

2011-12-06 16:51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  旧社会,有醉生梦死一词,是指那些没有理想,不思进取,自甘堕落的人;或则是不得志而绝望沉沦的人;或则是纸醉金迷,花天酒地的人。总之,是指那些昏昏沉沉、浑浑噩噩、糊里糊塗、如醉如梦的人。新社会,开始的前些年,一律不许谈梦,认为梦是唯心的,唯物主义者一律不得说梦。那年代,人们坚信着、希冀着、高歌着:“青年们都有远大的理想,老年们越活越年青(轻)。可是,不久,各种政治运动一个接着一个,一个凶过一个,人们生活在诚遑诚恐之中。什么主义,什么理想,统统被笼罩在朝不保夕的恐怖之中……。“反革命”、“右派”、“右倾”、“右倾机会主义份子”、“反革命集团”、“反党联盟”、“反党、反革命集团”、“叛徒”、“特务”……各种各样、形形色色的紧箍咒、“大帽子”满天飞,飞到谁头上谁倒霉,无论是新革命抑或老革命,也不论是“平头” 抑或是功臣甚或是元勋、元首。更不论你有多么忠诚,经过血的、战争的考验,统统不在话下。刚是“座上客”,瞬为狱中囚。那年月欲求不做噩梦都难能,还谈何理想?“改革开放”后,思想放飞了,在“理想”成为黄梁美梦都不可得的惊涛骇浪——浊浪排空之后,当“理想”一词遭毁灭、被湮没多年后,人们在梦恹中,睡眼惺忪,惊魂未定(那时的特定名词叫做“心有余悸”),谈梦想的日渐多了,以“梦想”取代了理想。后来,中央电视台有个热门栏目叫做“梦想剧场”,因为办得好,所以非常火爆,本人鉴于其文艺性、趣味性较高,所以,十分乐于收视。
     关于什么是梦,众说纷云,莫衷一是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在此,不作专题研究,只说当人们受外界的严重干扰、左右、甚而至于侵犯,无法掌控自已命运时,哀叹“人生如梦”的“梦”兴时了。比如我就有八十多年的切身感受!
     回想我这几十年的浮沉,和同时代的许多人一样,犹如生活在风雨飘摇的日子足,充满了无法逆料、无法予测的瞬息幻变,阴晴圆缺都由“天公”作主。这使我想起了、体会了、理解了,那曾经被篾视而被遗忘了许多年的,小时候“望天”(不解,幼稚、单纯、未经世故者都是如此)熟读、呤唱的“风云变幻原是梦”的诗句。直觉得它怎么竟然如此确切地概括、总结了我过去的人生岁月!历史啊,怎么会出现如此地反复、“轮回”、重演?!
     现在说说我几十年的“梦境”:幼时,无知,在乡下过得还可以,虽是莱根布衣,但自得其乐。及长,有些“理想”,但无定向。尔后,“天亮了,光明来了”,欣欣然满怀激情和希望与一批同学参加了革命。开始,虽然艰险,但心甘情愿,忘怀个人得失,一心为了革命……。那段时期,可真诚啦,俨然是个“积极份子”,什么“运动”都站在“斗争的最前线”。光环、荣誉、表扬……都少不了我。正在自以为得意的时候,“肃反”运动开始了。瞬间,我被通知带上被褥、生活用品,即刻到单位接受审查。我莫名其妙、无可奈何地“听从组织安排”,在办公室一角的地板上摊了一个舖,轻易地被剥夺了人身自由,“交待问题”。我生性刚烈,不几天,咯血了。经过书面报告,经“(肃反)三人领导小组”批准,才得以去医院看病。如此这般地被折磨够了,“组织”找我谈话:“你的问题弄清楚了,没有问题,你可以放下包袱,好好工作。”紧接着:“你应该感谢(共产)党,是党为你弄清了问题。只有党,才这样关心同志。国民党就不可能……”。顿时,我发自内心的、真诚的说:“感谢党为我弄清了问题,我一定好好地工作,不辜负党对我的关心。”事后,我确实一如既往,而且更加积极地工作着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奖状、奖金,每次都少不了我,我又俨然“积枳份子”了。
     “整风”运动开始了,我是被反复“动员”:“历次运动中你都是积极份子,这次,一定要响应党的号召,帮助党整风”。我信以为真,在一次座谈会上,认真响应号召,仅凭“腹稿”即席发言,提了几条意见。自以为中肯,群众也交相赞誉,说我“提得对、提得好,把他们心里要说,但表达不清的话都简洁地说出来了”。听此,我自以为得意,心想:响应号召,帮助党整风,提些群众想提的意见,理所应该。可是,风云突变,天色瞬即墨黑,“反右”斗争开始了。很快,我被称为“先生”(那时称革命同志以外的人为“先生”)、“反党急先锋”……。我当然“不服”。可是,既已“划定”,在劫难逃。无论如何申辩,越辩越糟,最后以“态度恶劣”被“开除公职,送公安机关‘集中劳动,改造思想’”,从一个曾经是先进、模范的公安、保卫工作者,一下子被关进了白公馆、渣滓洞,作为阶级敌人被专政了……
     22年后,“四人帮”倒了,天色又变了。曾经的右派——反革命,一下子又“变”成了革命者,而且是老革命了。有了工作的机会和条件,我“要把失去的青春夺回来”。这一次,我没去专政机关,而是“选择”了环境保护工作。我的本质没变,我还是“昨天”的那个我,积极地工作着。“先进”、“优秀”……奖状一张、又一张,奖品、奖金一次、又一次……
     离休后,我又继续工作了十多年。现在,以老干部、转业军人身份倍受尊重地安然、逍遥地生活着。
     今天,正值我八十三周岁生日之际,回首往事,简直“如梦”!浮沉、起伏,任人摆布,“命”不由己!
     我辈如此,但尚能初醒:那不是梦,那是一段乖戾的历史!
     可是,而今的青、壮年,特别是青年,当他们经过努力,但没有公平竞争的土壤、气候,以致不能实现理想时;当他们见到那些阿谀逢迎,靠包装,傍“名人”,而一旦成名、一夜暴富的投机取巧者们时;当他们见到那些凭关系、走后门得以飞黄腾达者们时……他们会始而愤懑,继而摹拟。当其跌宕失落,抑或得意升腾时,难免会认为这是一种幻境,这是一种虚无漂渺的梦。于是,把希望、理想视为梦境、梦想。以致现在“梦”字的出现、使用频率日增,而“希望”、“理想”等词汇大有落伍之势!特别是,一些人由于自已虽经努力而无法脱离窘境,无法改善自巳的生活,白天遭受着痛苦,往往寄希望于夜晚做个美梦,以弥补、安抚自巳精神上的痛苦。更有甚者,有些人对现实失去希望、失去信心时,他们居然点烛焚香,供佛信神,乞求菩萨保佑。有些人(不排除“无神论者”),对现实失去希望,退而至于“不求今世修来生”等迷信怪圈。这固该又当别论。
     值此,我认为,虽然我的往事似乎“如梦”,但人生决不是梦。自古至今的那种“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”(参见李白《春夜晏桃李园序》)的想法和情调决不可取。我们——特别是年轻人,目光应该放远点、再远点,不要被现象所迷,要以历史的眼光看问题。有句歌词唱得好:“我的未来不是梦”!应该对自已的前途抱有理想,赋予希望,充满自信,倍加努力。保持做人的尊严,恪守为人的情操,确信人生的目标,做个大写的“人”!即令遇到挫折,也应百折不回。
     人,特别是年轻人,应该有理想——人生目标——切合实际的希望,通过不懈的、艰苦的努力奋斗,应该、可以达到既定的目标!不能仅抱侥幸,不思进取,不事努力,不靠勤奋,而一心想靠“运气”,靠投机,靠取巧……一朝暴发,一夜成名,专做那黄梁美梦!历史证明一切成功之士,其前提都是坚持不懈地、执着不怠地努力的结果。即令在最恶劣的环境里,甚至在有形无形的牢笼中,取得亘古旷世卓越成绩者大有人在:“西伯拘而演《周易》;仲尼戹而作《春秋》;屈原放逐,乃赋《离骚》;左丘失明,厥有《国语》;孙子膑脚,《兵法》修列;不韦迁蜀,世传《吕览》;韩非囚秦,《说难》、《孤愤》。《诗》三百篇,大氐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。此人皆意有所郁结,不得通其道,故述往事,思来者。”援引司马迁《报任安书》中的一节,作为本篇的的结束语,愿与众博友,特别是青年博友共勉!

  

附:《百度?梦的新义》词条,供参考!
据最新研究,梦的意义并没有我们通常认为的那么复杂,也没有隐喻特殊的含义。 
梦,是浅意识的情绪表达, 
人的喜怒哀乐的不同情绪,呼吸方式自然不同,便会出现不同的梦境, 
美梦,是情绪的表达, 
恶梦,是身体状况的警示!一般是着凉,不能进入深度使睡眠,是浅意思告诫应添加衣服,调解呼吸方式来化解气滞血淤,(比如:睡前听愉悦的音乐来引导情绪,或伴着音乐入睡) 
按照心理分立原理人的意识分为四类,第一类是与环境中的人、事、物有关的意识;第二类是关于客观事物本身意义的意识;第三类是与欲望、情绪等各类感受有关的意识;第四类是通过眼耳等感觉器官获得的感觉。每一类意识都是各自独立的,由功能相对独立的脑结构各自完成,如大脑前额叶和丘脑背内侧核是第一类意识的产生机构。 
对于同样的一个词,如美丽、高雅,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人说,意义都会不一样,可能是赞美,可能是敷衍,也可能是讽刺、挖苦,这就是词的相对意义,是与环境的实际情况相关的,是第一类意识,是最为重要的一类意识。第二类意识仅是对事物本身意义的意识,并不与现实相关。人清醒时,四类意识并存,梦只包含了第二、第三这两类意识。凡是关于事物本身意义的情形都可能出现在梦中,也就可以出现许多脱离现实的离奇组合,甚至连自我也不清晰。当然,在梦中是不可能知道这些事物是否离奇,只有当我们清醒时,第一类意识机制工作时,才能知道自己做了一个离奇的梦。离奇的梦和不离奇的梦,性质都是一样的,只是内容不同。梦中会出现欲望、情绪等各种感受,这是第三类意识。如果做了恐怖的梦,会引起第三类意识机制的反应,如产生惊吓。第三类意识属于个体生存需求的生物性意识,虽然是你的脑器官产生的,但并不能完全代表你,不能说梦中出现的需求就是你的本质所在。实质上,这些需求只可以代表你的一部分,在你的理性(第一类意识和第二类意识)层次也有关于这些需求的,而且更能代表你。非常有趣的是,很多的时候理性需求与感受类需求是矛盾的,他们并存在你的意识中,并相互斗争伴随你的一生,他们之间的冲突可能使你无以适从,但一般不会导致心理障碍,这也是绝大多数人的日常心理状态。 
我们为什么会做梦,梦的产生机制还不清楚,可能入睡后,一些器官(包括感觉器官)的活动会引发做梦。梦的内容与我们的期望、企图、担心等各种心理趋势有关。经实验证实,梦的内容倾向是可以人为改变的,如你想做飞翔的梦,只要你在入睡前默想,经过多次努力就能实现做飞翔的梦,但梦的内容并没有特殊意义的隐含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0)| 评论(7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