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993904235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朦胧美  

2012-01-15 21:19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今天,《重庆晨报》以一个整版篇幅刊登了题为:“雾都,天空之城”的一组照片。分别为:“跨越长江的索道穿行在薄雾中,江对岸的渝中半岛若隐若现”;“薄薄的雨雾笼罩在城市上空,时浓时淡想杷城市隐藏起来”;“遥望雾中的菜园坝长江大桥,仿佛一道天路入云宵”;“晨曦微露,家中铁艺窗栏在薄雾中绘出美丽的姿态”;“有太阳的午后,阳光透过薄寒,神秘寂静”;“樵坪山上,湖边柳林在雨雾的映衬下,恍如江南烟雨般的梦境”;“夕阳落下,站在鹅岭两江亭上远眺,层层叠叠的高楼错落有致”;“铁山坪晨雾中,一女孩晨练穿过吊桥消失在雾中”等八幅动人的照片,诗情画意跃然纸上。朦胧之美,令人神往。“重庆,非去不可!”
      小时候,正值抗日战争,我身在江苏沦陷区。恍惚知道有个陪都,叫重庆,那是抗日大后方;那是一个“雾都”。很神秘,很向往。神秘之处既在于它是抗日根据地,那里肯定有许多抗战英雄;又在于那是一个“雾都”。雾都,是个什么样子?是和我住的这块地方(江苏常熟常阴沙乡下,小地名叫雁行头)偶尔出现的那种白茫茫的大雾一样;还是和黄帝擒蚩尤于涿鹿时,蚩尤所作五里大雾那样的“伸手不见五指”的雾一样?要是能去看一下该有多好!当然,那时绝对没敢想像真的“能去”,并在那里定居到老。因为,重庆,离我多么遥远啊!
     长大后,我“入川”了。可是,在川南。加之征粮剿匪工作在农村,虽然,后来到了川南行署工作,但离重庆还远。忽然,有一次机会,我到重庆开会,正值成渝铁路通车,我坐上火车欣喜地到了重庆。匆匆几天的会议,既无心又无暇观看。加之那是晴朗的8月,未见有雾。
     52年9月,四川解放初的四个行署合并为省 ,我被调到位于重庆的“西南军政委员会”从事机关工作。服从组织调动是当时干部的起码要求。何况,从“小”地方调到大城市,而且又是我潜意识里向往的地方 ,当然高兴。只是,那时候,既是工作忙,又是不能有“小资产阶情调”——游山玩水——观赏景物。所以,全然没有注意“雾都”之事。
     “文革”中,我家住市中区,在长江对岸的道角当“临时工”(因“右派”被开除公职,在“街道劳动站”登记为“闲散劳动力”,随时听从“调配”,当临时工),每天一大早要坐轮渡过江,每遇浓雾,即需仃航,叫做“扎雾”,如因而不能按时上班,要被扣工资,可烦心啦。俟后,我又到沙坪坝当临时工,公共汽车拥挤不堪,这且不说,每遇浓雾,能见度太差,汽车也要“扎雾”。无可奈何,我只好在寄售商店买辆破旧自行车,自巳不断修理、再修理,藉以代步。骑了五年,劳累固不待言,每遇浓雾,江边尤甚,从上清寺至沙坪坝,途经化桥、隐路、小坎,这三处带“”字的地段,雾特别浓,有时,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。上坡还稍好,下坡确实可怕。然而,要上班,只好冒险!(积五年之体会,以上三处“龙”,都在嘉陵江重庆段,由于紧靠在江南的山脚之下,江面水汽遇逆温不易扩散,形成较它处更浓的雾。旧时,找不到科学解释,仅从现象出发,将其附会为“龙”……)
     八十年代初,我被“改正”,恢复了工作,从事环境保护。那些年,工业生产设备、生产技术十分落后,布局极不合理,大量使用含硫量高的原煤,以致大气中的二氧化硫严重超标,酸雨频仍,加上静风、逆温、浓雾等等,眼看着可怕的“伦敦烟雾事件”极有可能在重庆出现!所幸,政府重视及群策群力,化了极大的力气,终于消除了严重的“煤烟型污染”。可是,有人(包括政府工作人员、“专家”、新闻工作者等)也许是为了招商引资,也许是为了政绩,也许是由于其它什么原因,大力宣扬“雾都摘帽”之说 。事实上,重庆雾多,是由于重庆地理环境形成的。重庆年平均雾日是104天,高于世界雾都之称的英国伦敦(年平均雾日为94天),重庆是名副其实的“雾都”。这是历史事实,无需回避。何况它本身并不影响这座名城的建立、发展,宜居。因为,雾,只要不含污染物,它对人体并没有很大的危害。(当然,即使是“纯净”的浓雾,久聚不散,也会让大气相对湿度增高,对人体健康不利。)1952年伦敦的“烟雾事件”是由于燃煤产生的二氧化硫和粉尘污染,加上逆温层造成的大气污染物蓄积。燃煤产生的粉尘表面会大量吸附水,成为形成烟雾的凝聚核,这样形成的浓雾。其雾滴吸入呼吸系统后会产生强烈的刺激作用,那次事件,令4000人死亡。上世纪80年代以后,由于英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,加强环境保护,伦敦的空气质量已经得到明显改观。重庆,现在的大气质量巳大有好转,雾中所含污染物已大大减少,虽然,离“洁净”还有很大距离,需要加倍努力整治,以期让它渐次减少对人体健康的不利影响。但我们不要讳言这特殊地形所致的“雾”。相反,像今天《重庆晨报》的这版专辑,正视实际,不仅不讳言、遮掩现实——“雾”,相反,充分利用自然界美的一面,让人们从朦胧的雾霭中得到视觉、感观的享受,这是一种积极、正确的态度,值得推崇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3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