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993904235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所经历的选举  

2013-03-30 14:51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我,历尽七十多年,经过无数次选举,想来确实有点弄不懂,说不明。
    最早,我住在乡下,住处有条南北向的小河,河东叫东码头,河西叫西码头。各有几十家住户,二、三十个小孩。由于小河阻隔,码头之间虽有小桥相通,但离码头约有几公里,故而交通不太方便,相互之间几乎没有来往。然则,不知为什么,东西码头的小孩竟然闹起了“对峙”,我被西码头的小伙伴推选为“队长”,打起了隔河互掷石子之“战”。有一次,我队一名小伙伴的眉角被对方的石子击破、血流不止。我们慌了,赶紧到我家找我母亲为他止血、搽药。事后,被大人知道事情真相之后,制止了我们这邦乌合之众的幼稚行为。但,这事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,至今仍时有回忆。那是我第一次“当选”。
    稍为“认真”的、有组织的推选活动该是我初中时自发组织参与的“ X X 文艺研究社”,成立之初,十多个同班同学(会员)聚在一起,相互商量谁当会长,轻易地就商定了。
    待到高中时期,学校组织各种“研究会”,我被指定为“文艺研究会”筹备人员,侍到全校征集会员工作告一段落后,百多位会员聚集一堂,选举理事会。会上,先通过《章程》,再按章程规定,大家提名候选人,先提名后表决,按得票多少的顺序,产生理事长、副理事长各一名,理事五名,共七人组成理事会。我被选为理事长。此外,学校还有同乡会,但凡同乡,包括老师和学生都参加。同样的方式产生了会长,我以学生身份居然当选了会长。至于级长,每学期开始,都在教室里自由选举。对我印象极深的一届正副级长都是为人谦和、孜孜勤奋的好学生。后来都成了很出色的教授、学者。我对他们永远不忘。有一位,现亦八十多岁,仍在工作,我很敬重他,至今仍保持亲密联系。
    诸如此类的选举,我参加过多次,其选举方法基本上都是一样:自由提名,先提名后表决,以得票多少为序,过半数的前几名(按“章程”规定)当选。
    后来,参加革命了,在一所“公学”里,第一次选举是选学生会主席。我们一起去学习的有20多位同乡、同学,加上另一所学校来的部份同学,完全不懂“组织提名等额选举”这套选举方法,而沿用了原有的“自由选举”。特别是,居然还采用了选前的“竞选活动”。那次选举结果,我当选了学生会“主席”,而组织提名的那位,屈居副主席。这事当然是不合要求的,违反了规则,虽然,选举结果未被推翻,但,受到了领导狠狠批评:这次选举,属于资产阶级选举方式,应该受到批评,今后必需改正!
    吃一堑长一智,既然已经参加革命,当然一切都该服从组织,从此,全身心地服从安排,决不再犯无组织无纪律的自由主义!
    毕竟,年轻人思想单纯,可塑性强,很快,很自然,很轻易,无条件地接受了党的教育,义无反顾地听党的话,一切照办!
    尔后,但凡选举,全都不折不扣,毫无疑问地按革命队伍的规定办!而且是,从思想到行动都照办!
    1953年5月,全国第一次普选,我有幸忝为工作组成员。一切严格照章办事,由于工作出色,受到了肯定、表扬!
    1957年当了“右派”以后,被开除公职,关在白公馆“集改”(劳改以外的一种变异——“集中劳动,改造思想”),期间,遇到了几年一次的普选。由于除受刑事处分的“右派”外,都得到法外开恩,未被剥夺选举权,所以,都发给了选民证。选举那天,我们“摘帽右派”及“右派份子”,由公安干警看管着,整队到指定的选举地点,在工作人员的严密监视下(当然要防止阶级敌人破坏,因为“右派”就是阶级敌人,必须严防),进行了选举。这确实是“别开生面”的一种选举!
    “落实政策”后,我已从“摘帽右派”改为“改正右派”,恢服了公职,又成了国家干部。有一年的普选,我竟然又被列为选举工作委员领导小组成员之一,我忘了前嫌,恢复了积极,一丝不苟地履行职责,出色地完成了任务。
    经历不少,理解不多。究竟那种选举好,至今,我反倒稀里糊塗。近见网上传的一则信息,让我更不清楚了。兹录于后,供读者诸君辨析!
            美国佬夸耀的说,我们上午投票,下午就知道谁是总统了。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中国人淡定的说,傻不傻啊,我们今天投票,去年就知道主席是谁了。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朝鲜人蔑视地对美国人和中国人说,我们不用投票,小时候就知道了。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日本人一脸囧像地说,我们一直在投票,就是不知道是谁当首相。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俄罗斯人淡淡一笑,我们总统当累了当总理,总理当累了当总统。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个古巴人疑惑地看着各位,弱弱地问:哥,领导人还能换啊?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伊拉克人大声回答说,能换,怎么不能换!自己不换,美国人给你换!
    而今网上什么都有,看似“混乱”,实际很有意味。取消网禁,庶几前进! 

    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7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