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993904235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话  

2015-12-26 16:53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釋題:这个“童话”,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童话,而是年的一些事。如果简称“说童”或“话童”,显然不妥。雖然,可以用“话童年”。但我想学一回时髦:“简化”,减掉一個年字,並來個“倒裝文法”,遂成“童话”。加之,下面說的這些,而今看来,似乎有些像童话,所以,干脆命題為童话!
  我的这段童年,是指1932-1937年。那时,我4-9歲。
  开始,家父在江苏常熟西港鎮任公安分局长。我家借住在一个棉花行的仓库里,有两间小屋。父、母、兩位姐姐和我。我和姐姐在河对面的小学上学,很近,过个木桥就到。学些什么,我不记得了。祗記得我家附近有位同学,他家餵了一头大公羊,有时,我和那同学把牠牵出来骑骑。那頭公羊膻味很大,摸牠、骑牠,我们的手上、身上会沾上很大的膻氣。待我长大後,对“惹得一身骚”有了深切感受。
  不久,家父棄政從教,被聘去私立静山小学当校长。我们的家随之搬到了雁行頭的静山小学旁的茅草屋去了。
  據說校主聘请家父时,家父要求:1、授予全权辦校,校主不得干预;2、给住房,并给一塊菜地種菜。校主都同意了。
  家父如何管理学校,我不知道,祗记得每天早上家父“帶操”——全体老师和住校同学一起跑步,家父跑在第一个,領隊。椐說,個别老师有些二话,但還得要跑。
  說說那菜地,主要由家母種植,足夠我们全家常住五人(有兩位姐姐在外工作,一位在外读书)食用。除了大米、油、鹽及偶爾买点荤食外,基本上都是自给。家裏從來未見有人來“说情”,更無人送礼。現在想来,那時学校的老师、工人,都是凭自己的“本事”,学生都是“該读就读”。一切按规矩辦,誰都“不求誰”!据说,校主有个儿子,大学毕业,在校教語文,教得還可以。但因吸鸦片,累教不改,被家父辞退了。
  說起“該读就读”,实际是適龄儿童想读就读。比如,和我同桌的同学、好友的爸爸是乞丐,乞丐的儿子照样上学,而且和其他同学一样待遇,根本没有任何差别。
  我们那個“鎮”,住了約二、三十戶人家,都不富裕,叫花子,農民,小商贩,小手工业者等等,都各司本行,和睦相安。僅有的那位叫花子,他们種了很少地,養活不了全家五口,所以,農閑期間,到較遠的地方乞讨一些,补足生活必须。在那路广人稀的鄉下,他每遇不三不四的陌生人,都会善言相劝:请遠處发財。如此这般,某種程度上,保了一方平安。顺便说一句,那时节,盗贼似乎並不太多。比如,我们家竹篱茅舍,籬笆門栓,门内外都可開關,但从未有不速之客光临。
  1937年,日寇侵占,常熟淪陷,敌伪欲任家父為江(陰)、常(熟)、(南)通三县聯防自治会会长,家父稱病不从,并辞去校长職務,带领我们全家遷三兴港教“塾馆”去了!(專教我们姐弟三人,外加房主的兩位女兒,合共五位學生读古书。房东免费提供住房及“书房”并菜地。家父不收束脩。)
  以上所述,有些内容是否有些像童话,所以,我把这篇题目名曰童话,也許有些“由頭”!?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2)| 评论(5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