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993904235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想起那“榻榻眠”  

2015-05-04 15:25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一)
  近日,偶见手机“微信”从日本传来的“榻榻米”照片,不禁使我想起了曾经睡过的“榻榻眠”——用四川话说:“猪儿搞搞(gaogao)”——地舖大通舖。为什么这样说?且看《释名》卷六:“长狭而卑曰榻,言其体,榻然近地也。”这里的卑,是低,显然是“地舖”的意思。榻榻,一个地舖挨着一个,岂非大通舖。下面说说我睡大通舖的“历史”。
  第一轮:1946—1948年,我在江苏镇江中学读书。那个学校的校舍,原是日本侵略军的营房,所有房子都是“矮趴趴”(papa)。其宿舍都设有低矮的、连在一起的“大通舖”。类似“榻榻眠”,但,决非真正的蔺草榻榻眠,而是由一般硬木板钉成的“大通舖”。大宿舍可睡4、50人,小宿舍可睡8人。毎人横向约占8、90公分的宽度,竖向刚够脚对脚(真是“抵足而眠”,那舖就有两人长,一般没见过的人,难以想象有如此长的舖)睡两列。真可谓是挤挤(济济)一室。不过,那时我们都是十多岁的孩子,对此也无所谓。
  第二轮:参加革命后,学习、行军,都是大地舖,“好的”时候睡木地板,最艰苦的时候,比如行经贵州山区,晚上,就在乱七八糟、凹凸不平的泥巴地上胡乱舖点包谷(玉米)杆(因为那些山坡无法种植水稻,所以,没有稻草)以隔潮气,经过一天的行军劳顿后,倒下去就睡熟了,那怕屋小人多,挤得难以翻身。顺带说一点,从浦口出发到汉口,乘的是“闷罐车”(货车),人多,显得车廂小,无法全都就地躺下,为发扬阶级友爱,争相坐着,让其他同志卷曲着睡,如此这般,历经几天几夜。那时节,在革命同志心里是没有困难二字,所以,大家都心情愉快,精神爽朗,勁头十足,絲毫不觉其苦。
  第三轮:晴天霹靂,我从一个连续八年先进的革命青年干部,陡然间被无端划为“右派分子”,押送专政机关,和“地主、富农、反革命、坏份子”一起,作为“五类分子”监督劳动。笫一站是重庆南桐矿区的“青隆冶炼厂”(劳改厂)。白天监督劳动,晚上就在临时搭起来的简陋的、除了一个进出口,别无门窗的、空气污浊的、硕大草棚里,在仅有的竹子梱绑的大通舖上,一长溜,脚对脚,堆满了“五类分子”......
  之后,辗转被关进白公馆。这里的舖位较前“好”多了,因为它是木地板。可是,人多“地”少,一个不大的监舍,住20多个人,依然是脚对脚的“猪儿搞搞”。
  这个阶段,前后共约5年,之后,从白公馆转押到渣滓洞,有了床舖,结束了睡“猪儿搞搞”的年月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二)
  “榻榻眠”,起源于我国,原意是席居。有地舖的意思。后用指睡垫,或专揩灯芯(蔺)草编织的席子。从盛唐时期传入日本、韩国等地。而今,我国一些少数民族仍沿此习俗,比如傣族等吊脚楼上,依然是席地而臥,席地而坐,家里没有“高脚床”,没有桌、椅、橙子,仍然过着那“席居”生活(近年,由于与汉族交往频繁,正在逐渐改变)。这种方式的优点是,室内空间可以较小。晚上摊置褥被于其上,就是舖。晨起收去被褥,就可以席地用歺、喝茶......
  尔后,把这种原始、简单的方式加以改进,用上了一定厚度的垫子,除有隔潮、隔湿作用外,兼有柔软舒适的作用。最常用的有稻草垫,好一点的为棕垫。讲究些的有灯心草编织的草席灯芯草,亦称蔺草,多年生草,其芯名为灯草,可点油灯、可入药,茎可编蓆。分布全球温暖地区。我长江中下游地区气候温润多雨,适宜蔺草生长,这里的蔺草细长,质感较硬且具韧性。不仅国人喜欢,日本人也特别钟爱。所以,我国的蔺草除自用外还岀口日本。
 这种古老的席居方式,在我国,自汉代以后渐次被凳子及高脚床替代,“地垫”逐渐成为床垫。 而日本、韩国等地,一直沿用至今,並在旧习的基础上不断加以攺进,专门设计了新的格式,除了改进的地垫外,还形成了“矮床”,把原本无边无框改为有边有框等等。而今的一些中国人,不知这源于自家祖先的宝贝。反倒觉得外国的这类东西颇为稀奇,倒过来模仿,认为很时髦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三)
  泱泱大国,几度衰微。却常以老大自居,不知汗颜,不思奋进。一些人的心计长于自残,长于兄弟阋墙。《诗经·小雅·常棣》:“兄弟阋于墙,外御其侮。”这话不幸从古到今,都适用于中国。多少年来,封建统治者除争权夺利,压榨黎民外,无它。以致国力渐衰,民生凋敝。备受列强乃至周边“小”国欺凌!
 抗战胜利,中国,我们伟大的祖国位列中、美、英、苏世界四强之列。我睡那战利品“榻榻眠”,应该自豪。新民主主义革命,我睡那“榻榻眠”,心甘情愿,满怀热忱与期望。“灾荒年”前后,我睡那“榻榻眠”确实匪夷所思,“不知”为了那般?!
  “向前看”的口号,曾经振奋人心,催人猛晋。然则不幸的是,不少人堕入了向“钱”进的深渊......
  感慨,无济于事,信心、希望总会有的!
  聪明、睿智,勤劳、勇敢的国人真正站起来,扬眉吐气的日子终会有的!
 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5)| 评论(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