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993904235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天渊之别  

2015-08-06 11:01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8月5日《新华毎日电讯》2版,刊有“巡视组入驻前,高管仍违规月发上万元‘津贴”。翻到该报第5版头条:“抱20斤水爬19层楼挣1.7元”,副标题是,“酷暑下的快递员”。
    顿时,我懵了!是眼花缭乱,还是不知所云!稍一定神,我愤懑,我不平!
    可是,我想说什么,能说什么呢?!
    “赤日炎炎似火烧,野田禾稻半枯焦。农夫心内如汤煮,公子王孙把扇摇”。《水浒传智取生辰纲》里的字句,顿时湧于我的脑中......

    1959年夏,重庆酷暑。沙坪坝窑湾,渝碚铁踣土石方工地,一群未经法院判决,却被公安机关以“集中劳动,改造思想”的“五类份子”(地主、富农、反革命、坏份子、右派),打着赤膊,正在着装整齐的公安干警的监督下,头顶烈日,汗流如注地下苦力。忽然,一位曾经是重庆大学冶金系的学生“右派”,飙出了一句“赤日炎炎似火烧”.....。话音未落,正在一旁穿着一身白色警服,手摇折纸扇的公安干警吼了:“你说啥子”......!后果是可想而知的:这位“右派”“理所当然”地受到严厉批斗!
    时间过去半个多世纪了,而今的这位快递员当然比那位“右派”好得多,因为他相对而言,是公民,没有专政者监管、強制他。然而,他也是无奈的:迫于生计!
    至于那些高管,当然不全都是作俑者,但他们有意无意地都是攫取者!
    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的作者,杜甫老先生,无论如何,恐怕都没想到在他身后一千多年,世道,还会应他这句诗!是的,他不大可能想得如此久远。难怪我辈凡人几十年前,革命之初,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设想,新民主主义、社会主义革命的目标如此遥不可及!
    不过,我决不悲观。相反,我坚信,憑着中国人的聪明才智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祇是希望这一天及早来临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★纯属巧合。平心而论,这里的“摇折纸扇者”,决非“公子王孙”,而是“工具”——小卒。试想,那么毒的太阳底下,在那荒山上,穿着整齐的制服,监管着这些阶级敌人,比人称辛苦的交通警察辛苦多了。交警值岗几小时后,那里凉快那里歇。而这些监管工作者,24小时守着这批敌人,不敢稍懈!试想,而今的公子王孙谁会干这个——兴许他们此刻正开着法拉利兜风,或者搂着几个赤裸的小姐在空调楼里淫荡呐......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7)| 评论(4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