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993904235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養老  

2016-11-16 14:50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说起养老,题目太大,问题太多,三天三夜都说不完,可以写厚厚的一本书。谁看?简单点,长话短说。
  我中华文明古国,历来都以孝亲养老为美德。认为:“人之行,莫大于孝”,“百善孝为先”。儒家有本《孝经》,備受尊崇。而《礼记》更是設想了一個“天下为公”的社會,在那个社会里,不僅“老有所终”,就連“矜寡孤独废疾者,皆有所养”。
  遠的不說,祗談重庆的第一社会福利院,其前身就是70多年前的1942年,由宋氏三姐妹倡导建立的,叫“
重庆实验救济院”。体现孙中山先生为之奋斗的那个“天下为公”的“大同世界”的內容之一。解放后,该院由民政部門接管,改名“重庆市第一福利院”。
  这是社会养老的一角。
  說說家庭养老。这是历史的主流。“养儿防老”,自古已然。实例太多,不胜枚举。試舉一例:一千多年前,四川犍为有个孝子李密,很有才学,晋武帝召他进京当“太子洗马”(三品官,相当于而今副总理或国务委员)。但他為了侍奉年老多病、无人供养的祖母而上書恳辞,獲准。直至其祖母去世後,才去上任。他的那份“报告”(上书)題為《陈情表》(見附件),因其情真意切,孝心可嘉,文字優美,脍炙人口,受人崇敬,流传至今。
  這類“佳话”还有,不再列举。
  及至新民主主义社会,天翻地覆。阶级斗争打倒了人倫理念。
  时下,经历了文化大革命残酷斗争、大义灭亲的洗礼,不少人對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较为陌生,甚至不屑一顾。加之独生子女政策宣傳的影响:“只生一個好,国家来养老”。再加上而今我国“老龄化”的急劇飙升,以及國家財政多方“欠賬”......国家“全包”,暂不可能(虽然一些人有养老金);社会养老,谈何容易;居家养老,困难太多:许多年轻人,收入不高,两人养七個——四位老人,一個孩子,自身兩個。哪有时间和精力......
  然则,现阶段,从实际出发,居家养老不能不是主流。一是,许多老人们思想上离不开“老窩”。二是一些养老机构“高的高、低的低”----高的高到五星、六星,绝大部分老人住不起。低的低到有点像“孤老院”。
  “老病所需唯药物”(杜甫)。老年人离不开吃饭、吃药。为此,许多养老机构或者自設醫务室乃至医院,或則和医院挂钩。较为先进的是医院办护养院,比如重庆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就办了一个护养中心,集养、护、医于一体。这,应该是个很好的方向。
  “东說西说,盐巴秤砣”,本文究竟要说什么?
  1、希望继承发扬中华传统美德:孝!如何振兴中华?振兴什么?首先是孝。不孝的人,绝对不可能有“美德”。假令要求一帮不孝的人振兴中华,那是痴人说梦!
  2、希望国家兑现诺言:“国家来养老”。诚信,是立国之本。而今,我国已进入老年社會,养老问题,已是燃眉之急。国家应该加大投入,想方设法,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----国家的、社会的----发展养老事业。
  以上两点,实际应该围绕一个字:“孝”。为人子者,固应孝。所有国家工作人员都应该是孝子;事其本人之親孝,推而广之,老吾老以及人之老。惟其如此,才能做好国家的养老工作。一个“薄父母”者、“不成人子”者,能够孝事其亲,并能以及人之老者,未之有也!(“薄父母。不成人子”
----語见《朱子治家格言》

  从实际出发,我们不能要求国家毕其功于一旦。可是,亟應提上重要日程,积极采取多项有效措施,提倡孝道,做好养老工作。这既是对国家的诺言負責,對老年人负责(说俗点,也是对自己负责,自己也有老的时候,除非短命),更是对民风、社風負責。對国家安定团结负责,对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負責,對振兴中华負責!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 附:陈情表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李密
臣密言:臣以险衅,夙遭闵凶,生孩六月,慈父见背,行年四岁,舅夺母志。祖母刘愍臣孤弱,躬亲抚养。臣少多疾病,九岁不行,零丁孤苦,至于成立。既无叔伯,终鲜兄弟,门衰祚薄,晚有儿息。外无期功强近之亲,内无应门五尺之僮,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。而刘夙婴疾病,常在床蓐,臣侍汤药,未曾废离。
逮奉圣朝,沐浴清化。前太守臣逵,察臣孝廉;后刺史臣荣,举臣秀才。臣以供养无主,辞不赴命。诏书特下,拜臣郎中,寻蒙国恩,除臣洗马。猥以微贱,当侍东宫,非臣陨首所能上报。臣具以表闻,辞不就职。诏书切峻,责臣逋慢;郡县逼迫,催臣上道;州司临门,急于星火。臣欲奉诏奔驰,则刘病日笃,欲苟顺私情,则告诉不许。臣之进退,实为狼狈。
伏惟圣朝以孝治天下,凡在故老,犹蒙矜育,况臣孤苦,特为尤甚。且臣少仕伪朝,历职郎署,本图宦达,不矜名节。今臣亡国贱俘,至微至陋,过蒙拔擢,宠命优渥,岂敢盘桓,有所希冀!但以刘日薄西山,气息奄奄,人命危浅,朝不虑夕。臣无祖母,无以至今日,祖母无臣,无以终余年,祖孙二人,更相为命,是以区区不能废远。臣密今年四十有四,祖母刘今年九十有六,是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,报养刘之日短也。乌鸟私情,愿乞终养。
臣之辛苦,非独蜀之人士及二州牧伯所见明知,皇天后土,实所共鉴。愿陛下矜悯愚诚,听臣微志。庶刘侥幸,保卒余年。臣生当陨首,死当结草。臣不胜犬马怖惧之情,谨拜表以闻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4)| 评论(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